PE淘金逻辑:新三板投资热,为定增支付超额利润分红20%

2015-05-05


  业内人士看来,随着新三板分层交易制度的出台,未来新三板市场挂牌企业的股价分化将成为一种趋势,比如业绩相对出色的挂牌企业将进入集合竞价交易市场,延续股价上涨格局;业绩相对平稳增长的挂牌企业则将进入做市交易市场

 

      

  新三板投资热,正加快挂牌企业的定增融资步伐。

  知情人士透露,国内首家在新三板挂牌的互联网房地产企业——华燕房盟(831496)正在酝酿过去半年以来的第三轮定增融资。此前,这家企业分别在春节前后完成两轮定向增发,融资额逾1亿元。

  针对定增计划,记者致电华燕房盟总裁胡炯求证,对方不予置评。但他表示,目前打算参与企业新一轮定向增发的投资机构,超过100家。

  资本趋之若鹜的背后,是他们对政策红利有着极高的期望值。

  记者多方了解到,除了启动转板IPO制度,目前相关部门还有意在新三板引入分层交易制度,即根据挂牌企业的不同业绩成长性、利润指标、信息披露规范性、行业发展前景与经营团队等因素,将企业划分为ABC三个层次,A类企业将获准引入集合竞价交易,B类企业则允许做市商交易,C类企业将只能进行协议转让交易。

  “投资机构眼里的政策红利,主要来自两个方面,一是新三板挂牌企业转到主板市场IPO所产生的股权增值,二是即便这些企业最终没能转板成功,但只要它们能纳入集合竞价交易范畴,也可以通过更活跃的交易流动性产生溢价收益。”他直言。

  然而,投资热潮总有冷却的一刻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,新三板不少挂牌企业股价已出现回调。

  在业内人士看来,随着新三板分层交易制度的出台,未来新三板市场挂牌企业的股价分化将成为一种趋势,比如业绩相对出色的挂牌企业将进入集合竞价交易市场,延续股价上涨格局;业绩相对平稳增长的挂牌企业则将进入做市交易市场,股价趋于平稳;但业绩不佳的挂牌企业则延续现有的协议转让模式,股价最容易出现泡沫破裂。

  “问题是,现在不少投资机构根本不会理会这些风险,只要一有定增机会,就不惜成本地参与进来。”一位新三板基金负责人坦言。

  定增份额争夺战

  胡炯坦言,如果公司开展下一轮定增融资,他们会首选三类投资机构,一是能配合企业扩大互联网房地产业务版图的互联网公司,二是具有地产项目开发资源,能与自身业务形成协同效应的房地产企业,三是基于交易活跃度的需要,会考虑引入一些新三板交易活跃的投资机构。

  他直言,目前相关的定增融资工作主要交给做市券商负责统筹。

  记者多方了解到,这令券商在新三板挂牌企业定增融资方面拥有不小的话语权。具体而言,挂牌企业会设定一个大致的定增融资额度,至于机构投资者的遴选与定增价格的敲定,主要由券商综合各家投资机构背景考察与报价,拟定一份参与定增的机构投资者清单与各自认购额度,再推荐给企业最后敲定。通常,企业对这份名单不大会提出修改意见。

  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,各投资机构为了争夺定增额度,往往与券商保持着各种交易合作关系。

  一家参与多家新三板企业定增的投资机构主管透露,目前投资机构通过券商获得定增额度的方式主要有三种,一是向券商机构提供更高的报价,甚至个别机构在原先拟定增价格基础上再增加50%,以此吓退其他投资者,并通过各种业务合作向券商提供高额的佣金费用;二是向券商承诺会在未来一段时间积极配合券商参与做市交易,在盘活股票交易活跃度同时,也给券商带来相当可观的价差收益,进行某种利益输送;三是通过各种人脉网络与券商、企业方联系,尽可能分得自己所需的定增额度。

  “现在,价格战的效果未必可取。因为券商对定增价格会做全盘考量,尤其避免此轮定增价格过高,影响到下一轮定增融资额与价格设定。”一位新三板挂牌企业负责人直言。当前最难应付的,往往是基于人脉关系带来的机构认购需求。

  此前他所在的企业进行一轮定向增发时,由于经不住人脉关系的推荐,引入不少相对陌生的投资机构。

  令他惊讶的是,这些机构基本不过问定增价格高低,也不提出企业转板IPO的期望,直接按事先敲定的定增价格,斥资近千万元参与认购。

  后来他知道,这些机构有着自己的算盘——由于新三板没有对参与定增的投资者设定股票禁售期,这些机构一通过定增拿到股票,就趁着投资热潮迅速套现赚取差价收益。

  只是,这种好日子未必持久。随着近期新三板不少挂牌企业股价出现回调,他们同样面临不小的投资风险。

  一家私募基金投资总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目前在新三板参与做市交易的挂牌企业平均市盈率超过40倍,一旦企业利润难以保持年化50%-100%的增长幅度,将面临不小的估值回调压力。

  新三板PE淘金逻辑

  在胡炯看来,在制度红利引发新三板投资热退潮后,真正能获得资本持续垂青的企业,往往需要业绩高成长。

  近期,华燕房盟推出新的互联网房地产产品,包括面对房地产开发商、房产经纪的房盟中国与面向购房者的云燕安家,旨在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打造选房、售房、购房、装修的在线住房消费闭环。

  “如果云燕安家产品市场推广顺利,今年企业营收增速应该会超过去年40%的增幅。”胡炯表示。为了配合互联网房地产业务开展,公司内部拟自主选择互联网公司与房地产企业,作为下一轮定增参与机构。

  相比众多投资机构的定增项目争夺热,不少PE机构则有着自己另类的新三板淘金逻辑。

  一家PE机构负责人透露,目前他们正在与原先打算IPO的投资企业协商,先让他们前往新三板挂牌交易。

  他们说服这些企业放弃IPO计划的最大筹码,是PE机构承诺企业在登陆新三板后,将得到更高额度的定向增发融资,以替代原先的C轮或D轮股权融资。

  然而,这也给PE机构带来不小的募资压力。有时PE机构不得不发起一只募资规模1-2亿元的新三板基金。为了尽快完成募资,他们往往选择通过第三方理财机构完成募资,为此支付1%管理费与4%的超额利润分红,相当于整个基金管理费的50%与超额利润分红的20%

  在他看来,尽管代价不菲,但PE也有自己的算盘——在打通新的项目退出渠道同时,还能借助新三板投资热潮获得更高企业估值与投资回报。

  “事实上,PE同样垂涎新三板的政策红利。”他直言。只是,谁都不知道新三板政策红利所引发的资本涌入潮还能持续多久,但PE机构不大愿意让自己成为最后的买单者。

  他透露,PE机构在积极运作投资项目登陆新三板背后,也有募新还旧之嫌。毕竟,不少投资项目所在的PE基金产品即将到期,一旦这些项目登陆新三板,PE机构就能用新基金的投资,帮助旧基金实现项目退出。